默_红泥小火炉

静水楼台先得乐。原无乡。布袋戏四处爬墙中。一入互攻深似海,从此攻受是路人哦不浮云。

【原莫师徒向】就是一小块糖

·送人的小短篇,已征得同意,于是放出来给小莫的tag添砖加瓦(正好还能当儿童节贺文(喂。

·欢迎私聊。但是答应我,不要扒马甲好吗?(裹紧我的小被子.jpg)

·原无乡&莫寻踪师徒向,OOC有,私设有,刀没有。

 

 

烟雨斜阳。

原无乡站在窗前,望着不远处一板一眼练习剑招的小徒弟,听着耳边不时传来的木剑破空声,内心泛起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说起这徒弟收得也颇有些莫名其妙,他不过是因事回了南宗一趟,哪知再回来,身后就多了条小尾巴,还一跟就是好几年。

数年前,元宗六象。

原无乡与式洞机议事完毕,无视了双揆的冷嘲热讽和门内其余弟子投来的各色眼神,一路向外行去。不料,途中却被一名孩童拦住了去路。原无乡低头看向面前的小孩,问道:“你是?”

那孩子似乎也不怕生,大大方方道:“我叫莫寻踪,听说,你是个很厉害的人,你收我为徒好不好?”

原无乡道:“你是新入门的弟子?按照南修真的规矩,自当有人教导,为何要吾收你为徒?”

“因为他们说你很厉害。”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怎知他们说的便是事实?”

“那……那我换一个理由!因为……因为……因为你长得很好看!”

这是什么理由。原无乡哭笑不得之余,只当小孩子是一时兴起,并不作数,便寥寥数语打发了他,径自往烟雨斜阳而去。

哪知他一路走,身后便有个人一路跟着。他回头看,那孩子也不躲闪,就任他上下打量,待他转身继续走时,便又跟了上来。原无乡本欲化光而去,转念一想,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他倒想看看,漫漫长路,这小孩能跟到几时。因存了叫小孩知难而退的心思,原无乡便特意挑了较为难行的山路。他一边步履轻快的在前面走,一边留意着身后的动静,渐渐竟也有些被小孩的毅力打动了。就在他思索着下一步该如何时,前方却忽然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那领头的拿着把大刀,自以为气势无比的往地上一插,身后一个喽啰顺势也扛着刀往路中间一站,随手指了一棵树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旁边的头目指了指原无乡身后的莫寻踪,接道:“还有这个小娃娃也留下,应该能卖不少钱。”

可怜那小孩,本以为自己追上了原无乡,却不想此处有山匪拦路。他倒也机灵,一路小跑躲到原无乡身后,紧紧抱着对方,只探出个脑袋,对那山匪道:“呸!我才不要留下!我师尊可厉害了!你们还不快让开!”

这几个山匪见原无乡一副富家公子的打扮,既无武器傍身,又带着个孩子,便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此时听得莫寻踪说他厉害,也只当是小孩为了吓唬他们而信口开河。那头目见二人迟迟没有动作,颇有些不耐:“他娘的,你是聋的不成?叫你把身上值钱的和你身后那娃娃都交出来,听不见吗!”说着拿冲原无乡一抬下巴,对手下的喽啰道,“去,给他点教训瞧瞧!”

那几个喽啰应了声“得令”,便张牙舞爪一拥而上,欲将原无乡二人拿下。只见原无乡轻巧一转,便避过了第一个山匪,顺势一脚将其踹翻在地。再一低头,躲过第二波攻势,抱起莫寻踪趁隙一个闪身便跳出了包围圈,最终与莫寻踪二人站在路边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东倒西歪的喽啰和孤零零站在路当中的山匪头目道:“还要继续吗?”

那头目仍不死心,刀指原无乡,怒道:“有本事你下来,跟本大爷一对一!”

原无乡无奈摇头,向莫寻踪说了声“站稳”,便从树上一跃而下,同那头目过起招来。

只见原无乡玄解化剑,一挡一推,那头目便已招架不住、连退数步,险些连手里的刀都掉了。反观另一边,原无乡则负手握剑,语调轻松:“还要继续吗?”

那头目也不知是出门前撞了脑袋还是丢不下面子,竟大吼一声再次冲了上来。此回原无乡索性收了剑,只以掌力便化解了对方毫无章法的攻击:“穷。”另一边,先前帮腔的手下见势头不对,连忙扶起摔倒在地的头目,道:“算了算了,既然你都穷到喊穷了,这回就先放过你们俩!”说着也不等对方应答便拉着兄弟们跑得没了影。

头一回被人说“穷到喊穷”的银骠当家:“……”

解决完山匪,原无乡这才回身来到树下,对莫寻踪道:“跳下来罢,吾接着你。”

哪知之前还敢跟山匪呛声的小孩此刻却苦了一张脸,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我、这里好高,我怕……”

怕高?原无乡一愣,随即一跃而上,将莫寻踪抱了下来。待二人落地,那孩子才松了口气般不再瑟瑟发抖。原无乡蹲下身,摸了摸小孩脑袋,柔声道:“抱歉,是吾疏忽了。”

小孩看了原无乡半晌,摇摇头,反而对他笑了起来:“没有,师尊好厉害!”

“你叫吾什么?”

“师尊呀。”

“吾怎不记得有答应过你?”

“可是,方才我当着那些山匪的面叫你‘师尊’,师尊也未曾反驳呀。君子无信不立,师尊不会要给弟子做个坏榜样吧?”

“小小年纪,倒是伶牙俐齿。”原无乡暗自叹了口气,“也罢,吾便带你回去。但若日后你不遵师命,可别怪吾再把你送回南宗。”话音刚落,原无乡就被面前的小孩扑了个满怀:“太好了!谢谢师尊!”

结果,这一带就带到了现在,当初那句“送回南宗”,也未再被提起。

原无乡收回飘远的思绪,看了看时辰,出门取了条湿布巾,对还在挥剑的徒弟道:“寻踪,今日的练习足够了,过来罢。”

莫寻踪却未停下动作,而是将原无乡教他的招式从头至尾又演练了一遍,才收回剑,兴冲冲地跑过来:“师尊师尊,我做得对不对?”

原无乡拦住打算扑进自己怀里的徒弟,拿布巾帮他擦干净脸颊和双手,才道:“招式是对了,但尚需勤加练习。还有,欲速则不达,吾方才叫你,你为何不停下?”

小孩见自家师尊有些不悦,一张笑脸也耷拉了下来:“我……我就想让师尊看看。”

“唉。”

“师尊?”听得原无乡叹气,莫寻踪越发紧张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生怕错过任何表情。

谁知原无乡却是笑了:“傻徒弟,你莫不是以为吾这半天就在屋内睡觉不成?”说着抬手揉了把徒弟发顶,“吾都看见了,寻踪做得很好。”

这句话成功让小孩恢复了精神,拉着原无乡的衣袖道:“那,师尊有没有奖励?”

“这嘛——”见小孩一脸期待,一双眼闪着亮光盯着自己,原无乡唇边笑意更甚,俯下身在小孩肉乎乎的脸上亲了一记,一把抱起他,“这样可好?”

莫寻踪伸手搂住原无乡的脖子,开心道:“师尊我饿了!”

“想让吾给你做好吃的?”

“嗯!”

“嗯——”原无乡故意拖长了声调,“好吧,吾答应了。”

得到许诺的小孩立马抱着原无乡回亲一口:“师尊最好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