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_红泥小火炉

静水楼台先得乐。原无乡。布袋戏四处爬墙中。一入互攻深似海,从此攻受是路人哦不浮云。

【双秀+寻踪一家三口】就是个段子集

私设如山。OOC到没边。萌点冷到瑟瑟发抖。无差互攻党(不过这里应该没有车)。

大约是一家三口的日常。想到哪儿是哪儿,时间线已浮云。什么你问便当?身为甜党的我,脑洞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存在?

如果可以接受,欢迎继续往下看,祝食用愉快。

 

 

 

#论银骠当家是如何“坑”徒弟的

 

在双秀被勒令不许“过度私交”的那段日子里,二人虽不曾碰面,但也并非毫无联系。

某日,原无乡将徒弟叫到跟前,交与他一个包裹并一封信,道:“替吾将这些带给北芳秀。去罢,一路小心,早些回来。”

莫寻踪领了师命,日夜兼程赶到永旭之巅,彼时,倦收天正站在山巅之上等待曙光。

“是你。”

“见过北芳秀。师尊吩咐,让吾将此包裹交与前辈。”

倦收天接过包裹,打开一看,原是一瓶药酒,想必是上回负伤让莫寻踪撞见,这才让好友得知了消息。倦收天不动声色地收起酒瓶,又将信读过一遍,看了看泛起鱼肚白的天边,向莫寻踪道:“辛苦你了,去房内歇息片刻罢。”

“多谢前辈,不过,吾并不觉得累。”

“进去休息,或者,你要现在就与吾过招?”

“什么?”

“你师尊在信中托吾替他考校你的剑法。”

“……”莫寻踪看着北芳秀一副“你是不是忘了日子”的表情,他只想说没有,只是以为自家师尊让他来送东西,考核自然就取消了。

“兵不厌诈。去歇息罢。”

“……是。”

 

 

 

#论如何避免上演(师→徒)全武行

 

注:此处时间线应是双秀退(同)隐(居)之后。

预警:大概会看到一个画风不太一样的北芳秀。我认真的,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如果自认可以接受,那么请继续往下看。

 

“莫寻踪!”

随着原无乡一声怒吼,一旁的倦收天身形一晃,拦住原无乡的一掌:“原无乡冷静,吾代你教训他便是。”说着,另一手拎了站在一旁的莫寻踪就走,进书房、落锁一气呵成。

屋内,两人一前一后站着,半晌无言。最后还是回过神来的莫寻踪硬着头皮先开了口:“前辈……”

“你既知错,又何必出言顶撞、自讨苦吃。”

“师尊他不讲道理……啊!”莫寻踪话音刚落,手臂上便挨了一记拂尘。

“你看,吾亦可不与你讲理。”

“前辈你……”

倦收天上前几步,轻轻拍了拍徒弟肩膀:“寻踪,关心则乱,你是如此,你师尊亦是。亲近之人面前,单凭道理,未必行得通。”

“……弟子明白了。”

“嗯。那便按你师尊的规矩来罢,将《道德经》抄十遍交与他。”

“是。”

“还有,”收到莫寻踪疑问的眼神,倦收天接着道,“莫忘了做晚饭,你师尊近日想吃鱼。”

“是,多谢前辈。”

“傻笑什么,还不去抄经?”

“是!”

 

事后,倦收天找到已然冷静下来的原无乡,对他道:“好友,今后即便再生气,也莫要对寻踪动武了。”

原无乡见倦收天一脸严肃,忙道:“为何?”

倦收天拿起桌边的茶喝了一口,道:“吾替你罚他,他还在笑,好友你说,若是再打几次,岂不要傻了?”

“啊?”

待到了晚饭时间,见到饭桌上那道自己爱吃的鱼,和一旁一脸紧张的徒弟时,银骠当家才知道,自己又被北芳秀摆了一道。

 

写在后面

这个梗是某天睡觉前脑补的。虽然很多人都觉得芳哥高冷,但是私以为他在面对亲近的人的时候不会继续端着,详见双秀各种私下剧情(喂)。所以,我感觉如果两个人真的去带徒弟的话,对徒弟他也不至于高冷,毕竟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哦,鱼是我瞎扯的,我也不知道当家爱吃啥啊(手动笑哭。


这里应该有个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