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_红泥小火炉

静水楼台先得乐。清&夏。鼬&佐。原无乡。布袋戏四处爬墙中。一入互攻深似海,从此攻受是路人哦不浮云。

人不醉酒枉少年

·原无乡&莫寻踪师徒向。

·饿到快死了的人忍不住割下的并不好吃的腿肉。标题废。想想还是打了TAG_(:зゝ∠)_

·OOC都是我的锅,跟角色无关。望众位看官别打脸。Orz

·这就是个片段,以上。

 

“掌柜的,”店小二指了指趴在桌上的少年人,“这要怎么办?”

“唉,早就跟他说本店的酒味道虽甜可后劲不小……算了算了,看他衣着华贵,想是哪家府上的公子,这夜黑风高的,也不好把他丢在街上给人拐了去。你来跟我搭把手,咱们把他扶到客房去罢。”

“哎。”

正在此时,门口来了一位道士模样的白衣人。店小二见状忙道:“这位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只见那白衣人摇了摇头:“不劳,吾只是来接人回去。”说着便上前将那醉倒的少年人直接背了起来,又问掌柜,“小徒可曾付过酒钱?”

“付过了付过了,这位道长……”

“掌柜有话不妨直说。”

“我看令徒似是心中有事,虽借酒消愁实属不该,但……还望道长与少侠早日解开心结。”

“多谢,告辞。”

待那师徒二人走远,店小二方问道:“掌柜怎的想起为那公子说话?”

“看他模样,加之这位道长的反应,想来多半是偷跑出来的。这些江湖门派少不得有一堆乱七八糟的规矩,他这师尊看起来也非易与之人。那公子举止大度,出手也够大方,我不过顺口帮他说上两句话,权当积个口德罢了。”

话分两头。这厢“看起来非易与之人”的银骠当家正背着醉到不省人事的徒弟走在回程的路上。

“师……尊……”

“吾在。”原无乡稍稍撇开头避过了被酒气糊一脸的待遇,暗道,不错,还记得叫吾。

“剑法……练……不好……烦……”

所以你这几日见了吾便躲,还离家出走、借酒消愁?

“吾想……保护……师尊……吾要……保护……师……”

原无乡脚步一顿,偏过头深深看了徒儿一眼。莫寻踪不为所动,已然睡熟了。原无乡将徒弟向上托了托,轻声道:“好,吾等你。”

 

 

 

写在后面

小莫的结局实在太让我这个师徒控怨念了,忍不住脑补他们的日常。以及想看如果小莫没有便当,双秀带徒弟的日常,还有小莫成长之后的样子。然而脑洞和文力……写当家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在写谢衣也是很崩溃的。不说了我要去旁边哭一哭。

PS:如果是剧里小莫的装束其实还是看得出是个道长的,所以就当,他出门前换了套衣服吧(其实是我后来发现bug但不想改了(打死。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