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_红泥小火炉

静水楼台先得乐,斜阳烟雨任平生。
互攻党。
萌点清奇,关注须谨慎。

·原无乡&灵犀指瑕,CP向。

·小甜饼。私设有,OOC有。

·如果有后续,大概可以起名若相惜(?

这日,灵犀指瑕同徒弟用过午饭,就被后者请去一边闲坐。她这几天胃口倒好了些,食量虽不及平时,却也让家里另外两个安心不少。灵犀指瑕一向是个闲不住的,可这会小的那个坚决不让她帮忙,大的那个又外出未归,她索性去院子里走了几圈,最后坐在廊下看花。

灵犀指瑕一边看一边神游天外,从想吃镇上某家铺子的点心想到了孩子以后的乳名,连原无乡回来也没察觉。后者见她想得入神,居然也不叫她,就那么站在一边看着她发呆,最后还是徒弟端着茶点从厨房一路找过来,实在看不下去了,朝两人道:“师尊,师娘,茶和点心我端去房里了。”灵犀指瑕这才回过神来,往旁边一瞧,道:“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叫我?”原无乡牵了人,一边往房里走一边道:“也没多久,倒是你,想什么呢?如此入神。”“想余记的山楂糕,还有,”她用空着的那只手抚了抚自己小腹,“想咱们孩子的名字。”自怀孕起,灵犀指瑕的胃口就像这年夏日的天气一般捉摸不定,早上说想喝汤,到中午就变成了想喝粥。这么过了小半个月之后,莫说原无乡,就连莫寻踪也习惯了。于是此刻听了灵犀指瑕的话,原无乡也不意外,只道:“吾记下了。”灵犀指瑕同他笑了笑,原无乡又道,“孩子才这么小,起名的事不必急。这几日难得凉快了几分,师妹正可以好好歇息。如此,吾白日里在总坛也好放心些。”“你还好意思说,堂堂南修真的当家,都快变成个甩手掌柜了。吾看啊,过几日大哥他们就该找来这里跟吾要人了。”灵犀指瑕进了房里,径自走去榻边坐下,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接着道,“到时候啊,吾就说,师兄就爱总坛别院来回跑,我也拿他没法。”原无乡同她隔着桌子坐了,道:“好好好,都是师兄的错,让师妹担心了,我认罚、我认罚。”灵犀指瑕拈起一块花生酥尝了尝,道:“既然如此,那师兄就将昨日未完的曲子重演一遍吧,怎样?”“自当从命。师妹稍待,吾去去就来。”

灵犀指瑕在房中又吃了几块点心,便见原无乡与莫寻踪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她向捧着琴的莫寻踪招招手,道:“寻踪过来,让你师父自己忙活去。”原无乡接了琴,同徒弟点点头,莫寻踪便依言在灵犀指瑕身旁坐了。灵犀指瑕将点心盘子朝他怀里一塞,道:“怎么不睡会?来,跟师娘说,是不是你师父把你拉起来的?”莫寻踪刚把一块甜糕吃下去,闻言连忙摇摇头,道:“没有的事,是我不困。而且,我也很想听师尊抚琴,昨天就被我一不小心睡过去了。”一旁正在正音的原无乡道:“还睡得挺香。哎,也罢,好歹证实这曲子确有安神的功效。”并排坐着的两人相视一笑,灵犀指瑕道:“师兄快开始吧。”

“师妹莫急,吾这便开始。”语甫落,琴音已起。

……

待一曲终了,灵犀指瑕睁眼一瞧,自己倒还清醒,徒弟却不知何时又睡了过去。她又转头去看原无乡,后者与她对视一眼,两人都忍不住无声笑了起来。灵犀指瑕找来一件原无乡的披风给徒弟搭上,自己则牵起对方的手,轻声道:“今日凉快得很,不如师兄陪我出去走走吧。”原无乡点点头,道:“那咱们便去把你惦记的山楂糕买了。”说着看了眼徒弟,“不给这小崽子带。”灵犀指瑕被他后一句话逗得险些破功,捂着嘴把人拉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