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_红泥小火炉

静水楼台先得乐。原无乡。布袋戏四处爬墙中。一入互攻深似海,从此攻受是路人哦不浮云。

【生贺】清夏师徒三十题

·师父父 @墨珏_偃月流华永照君 生日快乐~抱住么~~师父父笑起来最好看了~要开心哟~~

·CP:清和X夏夷则。可能相处模式看起来像清夏清,不过并没有肉所以不存在所谓反攻。

·OOC有,撒糖。谢乐师徒打酱油(真的只是打酱油)。

·清和对夷则的称呼是因为师父父喜欢。

·第一次写清夏,写完还是挺开心的。祝食用愉快。

 

清夏师徒三十题

 

1.敬师茶

 

“弟子拜见师尊。”小小的三皇子规规矩矩地行完礼,有些紧张地抬起头。

下一刻,他就被人拉起来揽入怀中,耳边响起了温柔好听的声音:“今后,逸尘就跟着为师罢。”手里一暖,他低头,就见掌心多了颗糖,好似还带着酒香。

 

2.青出于蓝

 

清和的徒弟比他还会藏酒。

南熏真人很头疼。

 

3.徒弟的妄想

 

夏夷则喜欢清和。

是痴心,而非妄想。

 

4.师徒同骑

 

“师尊,咱们去哪儿?”

“咱们啊,到南方过冬去。驾!”

 

5.幻想的师父

 

大概,还是爱酒,爱收藏珍宝,天底下好像没有他不会的事;但不再畏寒,不再因为旧伤需要不时闭关。

“虽然现在的师尊也很好……下次还是再跟乐兄讨教几样滋补的食谱吧。”

 

6.日常的师父

 

诀微长老有三宝。

护短——

“逸尘尚在禁足,不便与陛下回宫。”

徒弟——

“夷则,为师得弟子如你,三生有幸。”

酒量好——

“夷则,要不要赌一把,是诀微长老先醉,还是我师父先倒。”

“乐兄,还是同在下一起去厨房再添几道菜吧。”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7.上了师父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8.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清和帮夏夷则理好道袍:“逸尘,转过身去。”

夏夷则依言转身,又回过头看清和:“师尊,可是弟子穿错了?”

“未曾。”清和满意地点头,“逸尘这样,很好看。”也很可爱。

 

9.给我三个字

 

“师尊最喜欢什么?”

“坐标系。”

 

乱入。

 

10.你所不知道的事

 

在夏夷则最初独自入睡的那段日子里,清和每日都会去他房里看一眼,定要确保徒弟睡得安稳才放心离开。

夏夷则除了跟清和学做菜之外,也时常同乐无异切磋厨艺——如此更好给师尊惊喜。

 

11.我的徒弟不可能这么萌

 

在夏夷则成长路上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清和都总想揉他脑袋,当然,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12.为了师父入敌对阵营

 

“逸尘。”

“师尊恕罪。但若不亲自来看一眼,弟子无法放心。”

 

13.等我长大

 

无论夏夷则将来选择哪条路,他的计划里,都有清和。

 

14.传授道业

 

“逸尘,看仔细了,按为师教你的方法,再来一遍。”

“是,师尊。”

只听“唰唰”几声,二人面前的食材便整整齐齐地在案板上一字排开了。

 

15.我已长大,你白发苍苍

 

夏公子:一派胡言。

 

16.想许陪伴一世的承诺

 

“师尊请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17.注定的生离死别

 

夏夷则的一生有清和,清和的一生有夏夷则。

生与死,有何惧?

 

18.师父第一次下厨

 

夏夷则初至太华时有些水土不服。他并没有向任何人提起,却逃不过刚收了徒弟正处于观察期的清和的眼睛。

后来的某日,清和看着夷则慢条斯理的将桌上的饭食一扫而光之后想:“看来山人从前于烹饪一途的研习,并非没有用武之地。”

 

19.师父补衣服

 

夏夷则觉得,无论是飞针走线的师尊,还是飞檐走壁的师尊,都一样好看。

 

20.偷穿师父的衣服

 

虽然个子拔高了一截,但清和的道袍套在夏夷则身上还是显得宽大不少。他把手从衣袖里捞出来,理好衣角、系上腰封,随后抬手一个法术。

夏夷则原地转了一圈,满意地对“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收回法术,踱着步子在房里堪堪绕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又悄悄换回自己的衣服。

 

21.如果师父变成小孩子

 

笑眯眯的夏公子:“师尊,想吃糖葫芦吗?”

或者……

目瞪口呆的路人:“道长,这位小道长真是好酒量呐!”

 

22.露宿野外

 

那么问题来了,有房有车(剑)的两个人,为何要露宿野外?

大抵是……情趣使然。

 

23.师娘?

 

“逸尘,为师乃修道之人。”

后来……

“逸尘不妨去寻面镜子,照上一照。”

 

24.假如我死了

 

“那弟子就寻一处有山有水的地方盖座房子,得空了就带上好酒去陪师尊。”

“那山人便替逸尘看遍这河山万里,如何?”

 

25.做我徒弟的好处

 

“逸尘?山人自会护他一世周全。”

 

26.可能你不在意但是那东西我一直收着

 

清和最初教徒弟习字时执笔写下的“夷则”二字,被夏夷则小心翼翼地收进了自己的“藏宝盒”里。

 

27.你说过的话

 

“弟子爱慕师尊,敢问师尊,是赏,还是罚?”

 

注:“我诀微长老门下,对错是非自有我来赏罚,不容他人指摘。”

 

28.掌心的温度

 

清和的体温较常人低上些许,却格外熨帖,仿若透过四肢百骸,一直暖到夏夷则心底。

 

29.剑

 

夏夷则的“藏宝盒”里有一把折断的木剑,那是他最初习武时,清和亲手给他做的。

 

30.突然一天回头你已不在我身后

 

清和听着身后的马蹄声,扯了把缰绳让坐骑放慢步子。

夏夷则抱着酒坛追上他:“师尊,弟子把酒买来了。说好的,师尊可不许反悔。”

“那要等逸尘追上为师才算。”说着一夹马腹,跑远了。

师尊,说好的并辔而行呢?

 (完)

 

 

关于疑似补刀的第二十四题

其实能做到同年同月同日死很难吧。而无论是清和还是夷则,都不会是那种对方死了我就去殉情的人,所以,我觉得他们大概会带着对方的爱连带另一个人的份一起努力开心地活下去。

以及,这只是个假设啊!!人家俩人说不定就修仙去了,不定在哪个山头快活呢!

作者内心OS:反正补刀这锅我不背【被打。


评论(29)
热度(43)
  1. 於之默_红泥小火炉 转载了此文字
    哦吼吼~~生日礼物~稀饭以及逸尘果然是松鼠属性~~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坚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