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_红泥小火炉

静水楼台先得乐。原无乡。布袋戏四处爬墙中。一入互攻深似海,从此攻受是路人哦不浮云。

鼬佐(2012.01.13)

佐助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鼬正在漱口。

少年穿着纯白色的浴袍,腰带随便系了一下,领口露出白皙的皮肤。刚洗完的头发还在滴水,他边擦头发边对鼬说:“哥,我先回房了。”

鼬点点头,随后放下手中的东西进了浴室。

佐助回到卧室,头发还是湿湿的,怎么都擦不干。他又胡乱抹了两下,把毛巾一丢人往床头一靠就不管了。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佐助都去会周公了的时候,鼬才出现在他的卧室里。看着温暖灯光下倚在床头安眠的弟弟,鼬不禁嘴角上扬:真是个孩子。他走过去,瞥到被佐助扔到一旁的毛巾,这才发现某人的头发还是湿的,不似平时那么嚣张地翘着。鼬微微叹口气,关上台灯认命的去找吹风机。

 

随着“啪”的一声,整个卧室都亮了起来。床头的少年睡得并不安稳,被灯一晃,皱了皱眉就下意识的抬手去挡,人也慢慢清醒过来。少年揉揉眼睛,打着哈欠叫声“哥”,就又一副“我要睡觉了”的摸样。

鼬拿着吹风机和新的干毛巾走到床边,揉了揉佐助的头发——成功沾上一手水。他用毛巾擦干手,这才把佐助从床上扶起来,自己坐在后面,把他拥在怀里,慢慢帮他擦头发。

佐助的发质很硬,即使是湿的,摸上去也有些扎手。因为距离很近,他甚至可以嗅到少年身上沐浴露的清香,莫名的让人心安。鼬就这么细细地擦着少年的发,直到对方被他弄醒,不爽地“唔”了一声。

“醒了?”鼬放下毛巾,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脸。

“嗯……哥,你真烦。”

鼬低笑一声,站了起来:“醒了就起来,把头发吹干再睡。”说着就插上吹风机,对着佐助晃了晃示意他转身。

少年不耐烦地直接扭过身子背对他:“可以了吧?”

鼬也不再说什么,打开吹风机认真吹起来。他用手把佐助的头发一层层的分开放在手心,然后再慢慢地细细地吹过;这样用手代替梳子,既可以吹干头发,又不会烫到他。

等到手下的头发变得比刚才更扎手时,鼬才关掉吹风机,拿着它放回原处;当然,他没有忘记关掉日光灯。做完这一切回去时,他发现佐助似乎被刚才的动静弄得睡意全无,正靠在床头看着自己,而旁边的台灯,散发着淡淡的光。

 

温暖的灯光下,少年嘴角微微上翘,眼含笑意地望着向自己走来的哥哥。随着距离的缩短,少年慢慢站了起来,看向鼬的眼神愈发深邃了。

鼬走过去,理理少年凌乱的头发,问:“怎么了,佐助?”

少年也不回答,就那么看着他,良久,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直接把人推倒在床上,唇就贴了上去。

起先还只是双唇的摩擦,后来干脆轻轻地咬开去,一下下,又疼又痒的,鼬只觉得有只手在挠自己的心,不禁皱起眉来。似乎是察觉到对方的不适,佐助转而去吻他的眉心,然后一路向下。

鼬被佐助吻得发懵,但直觉告诉自己这样下去很危险,佐助这么做的目的很明显,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双手托住对方,一个翻身就把佐助压在了身下。

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一怔,脸上因为刚刚的吻染上了一层粉色,浴衣经过这番折腾更是松开不少,效果直追露肩装。少年回过神来,正要开口,忽然就对上了鼬的眸子。

那双眼眸黑的深不见底,像一汪深潭,却又拥有足以包容一切的温柔。佐助不得不承认,他沦陷了。

看着佐助呆呆的样子,鼬眼中的笑意更深,他俯下身去,吻了吻佐助的额头,然后是眉角、眼睛、鼻尖、唇。佐助这才从当机状态回过神来,想把鼬推开却又使不上力气,最后只得软绵绵的任对方占便宜。

鼬也不揭穿他,只专心继续加深这个吻。他用舌尖撬开佐助的牙齿,灵活的舌伸进去,在对方口中肆虐,然后满意的看着弟弟的脸变得像他最爱的食物那样红。

佐助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脸越来越烫,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晕过去的时候,鼬停了下来。他撑起手臂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满眼的笑意:“要继续么,佐助?”

温柔低沉的声音随着那人独特的气息传到耳边,佐助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熟了,心里暗骂“该死”,头一扭却来了句:“废话!”就不再做声了。

鼬轻笑一声,低头就在佐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引来对方一阵战栗。可他就像没有察觉到一样,继续轻轻地一口一口地咬下去。

佐助被这感觉折磨的全身发热,忽然觉得脖子左侧锁骨上方一痒,竟是被鼬舔了一下。

“唔……你干什么!”

“别动。”鼬回了两个字,轻吻一下刚刚被自己舔过的地方,继续攻城夺池,温柔而霸道。

鼬恨不得在少年的每一寸皮肤上都留下只属于自己的印记——他早就想这么做了,既然今天佐助起了头,便再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佐助被鼬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折磨得够呛,明明是自己挑起的最后却还是落得如此下场,还没来得及哀叹一声,就觉得锁骨又被人咬了一口。忍不住呻吟出声,却是真的没办法再等下去了,恶狠狠地拍下台灯开关,冲着鼬吼了声:“该死!宇智波鼬你还磨蹭什么!”

冷不防被人关了灯,鼬愣了一下,听到佐助这句话,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松开被自己咬着的皮肤,语气危险而魅惑:“呵,你可别后悔。”

 

于是,某佐终于成功被某人吃干抹净。

                                                        ------------   END




写在后面:

依旧是起名废的我……

这真是久远的一篇文……

我记得当时写的时候差点写成佐鼬【所以我其实有互攻党的潜质?

今天鼬哥生日,干脆趁这个时候放出来吧。

鼬君,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