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_红泥小火炉

静水楼台先得乐。原无乡。布袋戏四处爬墙中。一入互攻深似海,从此攻受是路人哦不浮云。

·依旧一家三口(算是吧。

·OOC有,私设有,刀……自由心证吧。

·祝食用愉快。

 

那是双秀退隐不知多少年后。

一日,二人换下道袍,一身便装乘兴而游,恰逢某地庙会,摩肩接踵,好不热闹。

有人的地方自然有——美食。此地临江,水产丰富,当地人将捕来的鱼剔骨去刺去皮,做成肉糜,融以不同佐料,蒸熟后便成了鲜美可口的鱼糕。二人虽辟谷多年,却也向来随性,故而此刻便想买上几份尝个鲜。这厢银骠当家正要取钱袋,却忽然被人撞了一下,低头一看,就见一六七岁的孩童,正有些紧张地望着他。

原无乡怔了一怔,将钱袋顺手递给一旁的倦收天,看着小孩柔声道:“你……可是与家人走散了?”那孩子看看他,大约觉得他面善,便点了点头。“那吾带你去寻你的家人可好?”那孩子依旧看着他,半晌,小声道:“娘亲说,不能和不认识的人一起走。”原无乡见倦收天已买好了鱼糕,便指指不远处的空地对小孩道:“咱们就去那边,吾和这个大哥哥陪你一起等你的家里人来找,好不好?”小孩看看他,又看看一旁的倦收天,点头道:“好。”

陪走丢的小孩子等家人这种事,于双秀来说也是破天荒头一遭。所幸原无乡一向讨孩子喜欢,又幽默风趣,三人倒也不至于傻站在路边。约莫过了将近半个时辰的工夫,那孩子已经一口一个“大哥哥”的被原无乡抱在怀里讲起了话本里的故事。

“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啊……”

“小宝!”

三人转头,但见一妇人一脸焦急步履匆匆而来。小孩看清来人后一喜,道了句“大哥哥那是我娘亲”便挣扎着跳了下去,扑进那位夫人怀里大哭起来。

待那位夫人安抚了孩子,又得知是双秀帮了他,便牵着小孩一同上前道谢。

倦收天拦住了想要下拜的妇人,道:“此事不过举手之劳,夫人不必多礼。况且令郎伶俐可爱,吾与好友此行也收获不小。”

“不错。”原无乡将跪了一半的小孩直接抱进怀里,道,“这孩子可爱得很,吾同他甚是投缘。”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块玉佩放进小孩手心,“不过,吾与好友闲散惯了,虽有缘,却也无法久居此地,此物,便权当——见面礼罢。”

那位夫人见原无乡出手大方,一时有些为难:“这……两位恩公今日帮了我儿,我已不知该如何报答二位,如今公子又要送如此贵重的见面礼,实在……”

“夫人不必多虑。”原无乡将小孩放回地上,揉了揉孩子头顶,“今日得此一遇,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那夫人见原无乡执意要送,便也不再推辞,只让孩子将玉佩收好,切勿丢了。

临别时,小孩大抵也隐约知晓再见之机渺茫,拉着娘亲的手一路走一路回头向双秀挥手。原无乡站在原地,目送着那孩子同家人走远,直至被往来的人群淹没。

“好友,走罢。”

“你没有想问的?”

“因为舍不得,所以更要懂得放下。想来,你也放下了。”

“是啊。吾当初所希望的,正是他此生的模样。一步江湖无尽期,何苦再让他涉险。”原无乡最后看了一眼小孩离开的方向,转头对倦收天道,“走罢,好友,回去尝尝这鱼糕到底是何滋味。”

“嗯。”

 

写在后面

就是忽然想到,如果当家见到转世的小莫是什么情景,于是有了这个。

可能,并不算多甜的糖吧。能再见一面,知道他这一生平平安安的,也就够了。缘来则聚,缘尽则散。也许以后还会有再见的机会,但当家应该不会在“当下”向他提出什么(比如收徒)。

写到摸头那段想到一句话——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至于玉佩是否内有玄机,大家自由脑补就好。反正本身,也是个吉祥的寓意。

小宝只是乳名爱称之类,不是大名2333(起名废如我。

以及,我,又,想,吃,鱼,糕,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