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_红泥小火炉

静水楼台先得乐。清&夏。鼬&佐。原无乡。布袋戏四处爬墙中。一入互攻深似海,从此攻受是路人哦不浮云。

·依旧一家三口(算是吧。

·OOC有,私设有,刀……自由心证吧。

·祝食用愉快。


那是双秀退隐不知多少年后。

一日,二人换下道袍,一身便装乘兴而游,恰逢某地庙会,摩肩接踵,好不热闹。

有人的地方自然有——美食。此地临江,水产丰富,当地人将捕来的鱼剔骨去刺去皮,做成肉糜,融以不同佐料,蒸熟后便成了鲜美可口的鱼糕。二人虽辟谷多年,却也向来随性,故而此刻便想买上几份尝个鲜。这厢银骠当家正要取钱袋,却忽然被人撞了一下,低头一看,就见一六七岁的孩童,正有些紧张地望着他。

原无乡怔了一怔,将钱袋顺手递给一旁的倦收天,看着小孩柔声道:“你...

【原莫师徒向】就是一小块糖

·送人的小短篇,已征得同意,于是放出来给小莫的tag添砖加瓦(正好还能当儿童节贺文(喂。

·欢迎私聊。但是答应我,不要扒马甲好吗?(裹紧我的小被子.jpg)

·原无乡&莫寻踪师徒向,OOC有,私设有,刀没有。


烟雨斜阳。

原无乡站在窗前,望着不远处一板一眼练习剑招的小徒弟,听着耳边不时传来的木剑破空声,内心泛起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说起这徒弟收得也颇有些莫名其妙,他不过是因事回了南宗一趟,哪知再回来,身后就多了条小尾巴,还一跟就是好几年。

数年前,元宗六象。

原无乡与式洞机议事完毕,无视了双揆的冷嘲热...

如果说谢乐是利刃,一刀下去鲜血淋漓,那么原莫就是钝刀子,可能不会立刻见血,但想一想就觉得心痛。
心痛啊——
难受,想哭。

爬了个墙,好像不会开车了(。
额……一时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无语(手动笑哭。

【双秀+寻踪一家三口】就是个段子集

私设如山。OOC到没边。萌点冷到瑟瑟发抖。无差互攻党(不过这里应该没有车)。

大约是一家三口的日常。想到哪儿是哪儿,时间线已浮云。什么你问便当?身为甜党的我,脑洞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存在?

如果可以接受,欢迎继续往下看,祝食用愉快。


#论银骠当家是如何“坑”徒弟的


在双秀被勒令不许“过度私交”的那段日子里,二人虽不曾碰面,但也并非毫无联系。

某日,原无乡将徒弟叫到跟前,交与他一个包裹并一封信,道:“替吾将这些带给北芳秀。去罢,一路小心,早些回来。”

莫寻踪领了师命,日夜兼程赶到永旭之巅,彼时,倦收天正站在山巅之上等待曙...

“待再回头时,便只隐隐得见静水湖上空的天象仪悠悠转动,似是永远不会停歇。”


其实这句话也是我自己的一个愿想吧。

希望他们能一直这么幸福地活下去,静水湖永远都有他们师徒两人的身影。

就像当家对倦收天说的那样:希望永旭之巅上,一直有它的主人坐镇。

人不醉酒枉少年

·原无乡&莫寻踪师徒向。

·饿到快死了的人忍不住割下的并不好吃的腿肉。标题废。想想还是打了TAG_(:зゝ∠)_

·OOC都是我的锅,跟角色无关。望众位看官别打脸。Orz

·这就是个片段,以上。


“掌柜的,”店小二指了指趴在桌上的少年人,“这要怎么办?”

“唉,早就跟他说本店的酒味道虽甜可后劲不小……算了算了,看他衣着华贵,想是哪家府上的公子,这夜黑风高的,也不好把他丢在街上给人拐了去。你来跟我搭把手,咱们把他扶到客房去罢。”

“哎。”

正在此时,门口来了一位道士模样的白衣人。店小二见状忙道:“这位客...

脑补了鳞王和师相下戏之后。
欲星移:幸亏王不是鲛人一族。
北冥封宇:?
欲星移:被珍珠砸了脸,我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场。

我果然是个毁气氛小能手,瞬间就不虐了。
我拒绝打tag。
好久好久,没有看到这么信任彼此不搞事斗法撕x的君臣了。

人最惨的大概就是,看到一篇很萌的文,看完想再找同类型的吃一吃,然而惊觉那是自己写的,且没有售后。
哇.jpg

喜欢双秀的还有一点就是——

我保护你不是因为你弱小,而是因为我乐意。

在战场上,相信他们会很放心的把背后交给对方。

不过敌方大概会感觉……今天的太阳(月亮?星星?)有点晃眼。

毕竟是有(划掉)合体(划掉)联名(?)诗号和双人剑阵的两个战神啊~